法鼓山遇絕妙好詞

/曾育慧

    上聯:「好好好好到極點」,下聯:「妙妙妙妙不可言。」

    這是展示在巨幅油畫『法鼓山禮讚圖』對面的大師墨寶其中一幅,我看了很久,總覺得這幅字的筆跡跟其它作品有點不一樣,後來看到落款「七九病僧」時才恍然大悟,原來這是聖嚴法師病中所書。不過我更好奇,是怎麼樣的心情,讓法師病到手寫出來的字形改變之際,還領悟到這等絕妙境界?總算大師修為甚高,不能以凡人論,但被他讚美之物難道是西方極樂世界?不論他筆下描繪的是什麼,依然令人興起悠然嚮往之情。

  這個問題勢必成不了公案,因為半個小時後答案就出現了。

  一行人在日正當中參拜完法鼓山最高點的開山觀音後已經有點累了,病友和非病友都慢慢地沿著階梯下坡。在我前面的三位阿嬤邊說笑邊相互攙扶著往下走,我緊盯著她們,準備隨時上前幫忙。其中一位扶著欄杆走下樓梯,說她已經是末期了,「我每天早上眼睛睜開,發現我又賺了一天,便高高興興地念聲阿彌陀佛,感謝我又多活一天。」另一位附和著,「是啊,我都告訴自己身上的癌症,我不怕你,我要跟你和平共處,日子好過著呢!」我聽了不禁抬起頭來再看她們一眼,如果不說,我實在看不出她們是癌末病友。這三位阿嬤時時以為自己即將走到人生盡頭,卻發現自己又多活一天,心情想必是樂不可言。在聽到這段對話之前,我幾乎不會在太陽升起的時刻讚美上帝,更不記得能夠健康地起身是件值得感恩的事,而是帶著起床氣準備接下來要應付的瑣事。我想,除了告訴我們西方極樂世界有多棒,法師也許還想讓我們知道能活著就是幸福吧!

  在回程的車上,許醫師趁大家還沒睡著之前細細地叮囑病友,要經常念誦或聽經文,務必保持心情的平靜,不要給體內的癌細胞有再起的機會。因為工作的緣故,我也見過不少名醫,但是能幫病人治病和治心的醫生還是第一次碰到,我相信許醫師在後者所花的努力絕不亞於前者,而且我知道他的病人有好幾百位。

  想起初次認識許醫師的情景,那時我帶著外賓在他上午門診開始前往拜訪。因為延誤看診,許醫師便拉著外賓在診間門外向數十名等候的病患介紹,說他正在接待他非常佩服的偶像,這位外國醫師救治很多窮人,他給學生上課都會講到這名外國醫師的事蹟…云云,請大家諒解他會晚點兒看病。病人看著許醫師興高采烈地說著國外友人的故事,似乎也分享了他的興奮之情,差點沒拍拍手。如果讓助理在門口貼上「醫師開會中」或「醫師接待外賓」,病人可能也不會抗議,但許醫師並沒有這麼做,而是把外賓帶到病人面前來,讓病人參與他正在做的事,了解這件事的意義。我詫異著醫病間竟然可以這麼緊密、這麼互相包容。醫師的行為對病人造成不便,卻還能得到認同,看起來很困難卻又可以如此簡單,原來就是這樣做到的,真真是妙不可言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CMcancerfamily 的頭像
TCMcancerfamily

中醫癌症關懷病友會

TCMcancerfami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