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久之前,有一位宗教家說過一句話:人要活得快樂,病得健康,老得有希望。我很愚鈍,起初不瞭解,病了就病了怎麼有健康,現在我好像懂了!

 

  最近有位同學,風塵僕僕的從美國回來,把他弟弟全家,及萬般無奈不願離開老家的老母親,搬到山地鄉租屋居住,安頓好之後。北上告訴我,他弟弟及一個堂妹婿均患癌,弟弟老家及新家樓房,因家鄉環境污染不堪,上鎖不住了。他要我將抗癌經驗寫出來,最起碼讓有需要的親友參考,我自忖沒文才,也實在抗癌還沒成功,連希望與它簽”和平共存”的協議,都尚未可得,所以沒答應。我只告訴他,癌症要身、心、靈一起治療,他說:”我知道呀!”他是留美博士,女婿在美國癌研中心,當然知道!我把用自然療法,抗癌成功的前台大資管系,系主任謝清佳博士寫的”癌症讓我活得更健康”及由張翠芬小姐寫的”抗癌勇士—李豐醫師”––等等資料交給他,留下了濃濃的歉意!參加病友會後,醫務長 許博士殷殷囑咐我們,要把抗癌經驗寫出來,期望前人出的錯,後人不再重蹈,念茲在茲關懷病友,悲天憫人的襟懷,溢於言表,衷心感佩之餘,只好從命。

 

  我於91年間發現肝左葉有腫瘤,經醫院證實為肝癌,有個鄰居知道我得了肝癌,當著我與內人的面,對內人說:有什麼需要幫忙的,妳儘管說。當時我和內人心裡都明白,她是指要幫忙處理我的後事,那是八年前的事了。當時我心裡很平靜鎮定,倒不是我愚昧無知到自己認為不會死,只是長年的B肝,一直沒有產生抗體,B肝的三步曲:慢性肝炎→肝硬化→肝癌,已經心裡有數。而且捫心自問,除了累世與今世的無明業障外,並沒有做過傷天害理的事,老天有眼,自會定奪,該受的就要接受,誰也無法抗拒逃避。

 

    一年多以前,我一個親戚得了肺癌,他父親肺癌經六個月醫療仍不治過世,雖然他父親過世時年事已高,但當他知道得肺癌後,心裡仍不免驚慌恐懼,我要去看他,他拒絕了,因為他相信重病者不能看重病者,否則會加重病情。正如我老姊,從小最呵護照顧我,得知我得了肝癌後,傷心痛哭不已,但從南部到台北來,卻沒來看我,只因她身體不好又迷信,一向都不探視她自己認定的重病者。那個親戚惶然失措之餘,他太太打電話給我,問我如何面對及抗癌,我告訴她,請她先生要先自我清理心境,千萬不要在意別人的眼光與看法,也絕不要憂慮恐懼,我們除了要虔誠懺悔業障外,絕不要心有掛礙,他心地那麼善良,常常行善助人,吉人自有天相,請他寬心面對。現在社會,尤其在鄉下,對癌病還存在著許多誤解,我告訴他如果別人認為我們會死,我們也不一定要死給人家看,堅強起來,現在我們生存的意義又多了一層,那就是讓我們的病友看了升起希望,何況”生死由命,富貴在天”生、老、病、死,每個人都得面對承擔,除了天災車禍等意外,都可能至少會得一種病死亡,得那種病沒關係,也沒有權利在意和怨嘆,試想高壽無疾而終,世上實際有幾人,那要多大的修行與福報呀!

 

  我告訴她我看過一篇報導,美國研究單位實驗證明,癌細胞在純氧中不會增生,在二氧化碳中則繁殖很快,我為了要吸收新鮮空氣,除了買一台號稱,可以濾除化學氣體的空氣清淨機外,還來回要坐二小時多的公車,到陽明山去爬山,你們家距離石門水庫那麼近,真是得天獨厚,我告訴她:如果要讓肺細胞恢復生機,增強抗癌力,就請他多到山上去吸收新鮮空氣及芬多精,接受靈山磁場。我那個親戚就真的天天去爬山,因為肺左葉腫瘤有8公分實在太大,他也不敢大意,右葉較小腫瘤經開刀切除後,左葉也接受醫院化療,最近再檢查,腫瘤縮小人也變胖了,而且恢復下田種菜。

 

  有些人也許認為我們得癌病是”失德”,也或許是報應。但是我倒認為除了”我”的因素,如:DNA遺傳生活習性艱困忙碌壓力調適無明業障外,一個很重要的因素,就是我們環境的污染,包括水質污染、土壤污染、空氣污染、人心污染,及頗多食物潛藏著人工添加的致癌物,在我們體內不斷累積。當人類生存之母的河川溝渠,都沒有了生機,當單純的農地被出租,挖空良土後堆積廢土及污染毒物,再擴散污染地下水和周圍農地,人要保持健康談何容易?媒體報導癌病比率不斷上升,我們周遭的親友,也一直傳來新增患癌個案的消息,在在都可以証明。

 

  我生病後找到的第一份資料,是馬偕醫院前院長  呂革令博士,所講述的”治療癌症的第三條路”,呂博士是腫瘤專家,當年他要求他的同事驗癌病的血,一定要驗PH值。發現患癌者血液都是酸性的,因此他提出改變體質,勵行接近自然的生活規律等自然療法,他提示吃綠藻和帶殼菱角湯可改變體質,我看了後奉行不渝,綠藻粉或綠藻片(價格較貴但方便外帶)長年不斷;後者,每到秋天菱角產期,幾乎天天喝,只是最近幾年,再也不敢喝了(如果有人能買到沒被污染的,而且想嘗試的話,敬請千萬要連帶喝一點點油脂,或吃一點點肥肉,否則喝多了,可能會腹痛,因為菱角湯很會刮胃腸中的油脂)。記得小時候的菱角,咬開來很白很香,現在買到的煮了切開來,顏色灰灰的,有的還佈滿黑色斑點,聞起來氣味怪怪的,漸漸的我常是買多丟多吃少,而且逐年下來,每下愈況,最後一次買生菱角,是約三年前,在士林市場買的,老闆跟我說:”你放心!這是白河產的,沒污染”。有一次我們到墾丁玩,因為我每年都向白河一家蓮農,購買十幾二十台斤蓮藕粉(我的護肝食品之一)。白河靠山純農業區,早就想去看看,於是特地彎過去,那天在當地一家餐廳吃午飯,飯後跟老闆聊天,老闆告訴我菱角的事說:”對不起!我們這裡沒產菱角”當然我最後一次買的菱角,也早就丟棄了。

 

  歷經這八年多的抗癌,被開一次刀,三次栓塞沒被化、放、電療,醫生也沒開過治癌西藥給我吃。看中醫吃中藥,也因考慮中藥材來自大陸,長期吃怕重金屬污染累積,常有中斷。最後悔的是挨那一大刀,消耗掉很多元氣,可能和我當年吃素也有關係,術後約二年時間身體很虛弱,”正氣”幾乎耗竭,免疫力弱的結果,第二年腫瘤復發。沒經驗又不懂調養,可能生果菜汁喝太多,夜裡胃隱隱作痛,內人很擔憂,以為是癌細胞移轉,我則一貫的鎮定,半夜自己起來拿胃藥吃,因為白天整天都好好的,起初不在意,後來實在受不了睡眠不足之苦,就去照胃鏡,證實是胃潰瘍,內人煎熬了幾天,終得放下心中石頭。第一次栓塞時,鄰床病友黃先生,是一位新肝癌患者,醫生頻頻找他要接受開刀,強調開刀可以一勞永逸,不會再復發,家屬頻頻會商,煎熬徬徨無所適從,我聽醫生老是說開刀不會復發,心中頗不以為然,只好在他們家屬多人,顯然是要作一抉擇會商中,抱歉的插話,陳述我及我認識的幾個病友,復發的狀況,和我自身的感受與觀點,其實我的想法很簡單,假如都可能會復發的話,為什麼不選擇對我們傷害比較小的做呢?講完後我就暫離病房,尊重他們的隱私權及決定。後來黃先生與我同一天接受栓塞。

 

  造成有利癌細胞繁殖的酸性體質,除飲食、精神及工作壓力外,最忌諱也是最重要的是不能有負面情緒,平靜樂觀開放的心情,是抗癌防癌最重要的第一步。有人說癌症死者,不是被過度醫療死,就是自己嚇死,這種說法也許不盡然,但也不是全無道理,因為驚慌恐懼、憂慮悲傷、生氣鬱悶- -等等負面情緒,讓身體產生重度酸性,正是癌細胞快速繁殖最適合的體質,無論吃多少鹼性食物,都無法抵銷扭轉過來的。

 

  去年11月後AFP(胎兒蛋白)指數,節節升高,至今年4月高到2063,主治醫師要我拉起褲管,我一面拉起褲管,一面平靜的告訴他:我食慾還好,吃得下睡得著體重沒少,自覺沒水腫異狀,也照樣爬山。他在腳上按壓幾下後,再看看我的臉,還是不放心,安排我照超音波,作完超音波仍然是維持八週驗血追蹤一次,內人很擔心,我仍保持一貫穩定平靜心情。 6月驗血又突然降到467,這期間沒治療,飲食生活作息等,也沒有特別改變,醫生調侃說:你真厲害!沒有治療,短短八週能驟降那麼多。事實上,我自己當然也不知所以然,遑論厲不厲害。指數的起起落落,我似乎已經麻痺,完全不在意了,這種心態也許不對,但在意憂心煩惱,對病情又有什麼幫助呢?應該是反而有害吧!

 

  心靈的健康會影響生理,學佛讓我在抗癌過程中,得到很大幫助”心經”的精要四個字:心無掛礙;”金剛經”的精義八個字:應無所住而生其心,深深影響了我,讓我一直能維持平靜不驚不懼的心情,去面對癌症,我家沒有生病的氣氛,我只有在上醫院時才想到我有病。事實上,任何有內涵的宗教,如基督教、天主教等,也都值得我們去學去信, 單國璽主教我們不都也很崇敬?基督徒的同學與我討論,都認同祈禱與禪坐一樣能讓心靈沉靜下來,所以我常告訴癌症病友,及有憂鬱症的親友,趕快去信一種宗教,縱然不參加他們的儀式或法會,光研讀瞭解經文,就會很有幫助的。

  我喜歡登上七星山東峰,半山腰的七星公園,站在高處,向下瞭望遠方台北市區,在山上難得有視野這麼寬廣的地方,前些天我又去,在凝望天際雲捲雲舒,幻化莫測時,後面傳來柔美的聲音:”你們看!台北迷迷濛濛,好美喔!”我聽了心裡也迷濛又茫然,我恍然驚覺自己對事物景象,不知什麼時候已失去那份內心的美感。台北盆地常因下沉氣流等天候,廢氣粉塵散不開而灰茫茫一片。無法逃避的環境,以前長期對不起的肝,不能不好好愛護,不要再增加它任何解毒負擔,因此我吃的食物,大都到有機店購買,有人告訴我,有機店不一定全然可靠,但我別無選擇,至少東西沒受污染,不含毒物的機會比較大吧!?此外我也奉行多多吃鹼性食物的原則。總之心情、飲食、有恆心的運動、生活規律都是長期抗癌中,不能忽視的,祈願我們所有病友,活得快樂,病得健康,一起早日康復。

TCMcancerfami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